400-028-7199
028-8239 6177
当前位置:首页 > 军酒文化
        我军红色将帅与酒的故事
        发布于:2010-06-05 点击量:

        宋时轮过人的胆量与酒的故事

        ---- 酒给了宋时轮过人的胆量,也铸就了他刚正不阿的秉性

           

                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的还有一位著名的将领,他就是上将宋时轮。有意思的是,朝鲜战争爆发后,他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入朝作战,而许世友也曾担任九兵团司令,由于两人都嗜酒如命,因此九兵团被大家戏称为“酒兵团”,称宋时轮为“酒司令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但宋时轮并不忌讳这样的称呼,他觉得战友们这么叫,才亲切、敬重、够哥们。这么一叫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火与血的岁月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将军戎马生涯中最辉煌的一笔,是在朝鲜尚庆南道的长津湖,指挥打了一场直到今天依然让许多美国老兵后怕的经典战役。这场战役后来被美国人编写进了西点军校的战役教材中。当年东线战场美第七师所属第五十七炮兵营指挥官卡罗·D·普顿斯中校说:“对这场战斗,我感觉是如此强烈,因为我失去了所有的战友。我们伤亡惨重。我从没有见过像这样的战斗。我曾经在二战中,遇到过德军最后一次大反攻,但也不似长津湖之战这样激烈。那情景真是不堪回首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长津湖会战,可以说改变了整个朝鲜战场的走向,使美国人最终失去了进攻的主动权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当时志愿军的第一次战役刚刚结束,“联合国军”虽遭志愿军迎头阻击,但仍然认为中国是“象征性出兵”,“并不是不可侮的势力”。因此迅速集中其全部侵朝部队兵力,发动一次能“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”,企图将志愿军赶过鸭绿江,占领全朝鲜,并要在12月25日前结束朝鲜战争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蛰伏在长津湖地区,准备攻击这支强大的“联合国军”部队的正是志愿军九兵团。该兵团由二十军、二十六军和二十七军组成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出国之前,毛泽东曾亲自接见了宋时轮。毛泽东单刀直入地说:“时轮同志,为何劳师远征把你的兵团调入朝鲜而不就近调动部队,这一点不用说你是清楚的。军委要用人所长,要用部队所长,解放战争你兵团练就了一身的硬骨头,是善打阻击、勇战恶敌的部队之一,现在用你兵团目的就在于此。我们要争取战略主动,扭转战局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没有时间让九兵团充分休整,在宋时轮的率领下,部队就穿着秋装奔赴了朝鲜前线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九兵团无愧于华东野战军的精锐,他们在饥寒交迫中与火力上占压倒优势的敌人浴血奋战至最后一刻。战斗结束时,60多公里的公路上,到处堆满了美军丢弃的坦克、大炮和卡车以及来不及掩埋的士兵尸体。美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3万美军阵亡1.1万人,重伤4000人,整个军队已经几乎失去了战斗力。曾在诺曼底登陆战中立下奇功的王牌特种团“北极熊团”被成建制围歼,这支在美国《巴顿将军》《紧急下潜》等好莱坞电影里频频亮相的二战英雄部队就此完结。长津湖战后,美军火速后撤,中国人民志愿军将敌人赶出了三八线。这是朝鲜战争的转折点,此战后,美军再也没能越过三八线一步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但我军伤亡也是惨重的,在公路两侧及附近高地上,布满了被炮弹撕裂、被严寒冻僵的志愿军战士的尸体。多少志愿军战士吃完最后一个土豆,穿着单薄的军衣去参加最后一次决死的冲锋,他们在战场上表现出的勇气,令美军肃然起敬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战役胜利结束后,宋时轮怀着复杂的心情摆了一桌庆功酒。将军回忆说:那酒是用泪和血酿成的啊!

                宋时轮自幼开始饮酒,童年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一次历险经历是与酒有关的。宋时轮生下来不久,母亲就死了,一个姐姐照顾他。没娘的孩子能活下来是不容易的呀!可是姐姐总要出嫁,没有多久宋时轮又开始过起了没娘的生活。虽然离开了家,但姐姐没有忘记弟弟,一次姐姐带他去她家,给他喝自己酿的米酒。那酒很甜,很好喝,宋时轮一口气喝了不少。这下姐夫不高兴了,说了几句。宋时轮生性刚烈,于是不顾姐姐的再三挽留,一个人就想跑回家,天黑了,也可能有些醉,结果迷了路。宋时轮钻进一个山洞里睡着了,醒来才发现身边有一群小虎仔。幸亏母老虎没回来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事后他自己也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酒给了他过人的胆量,也铸就了他刚正不阿的秉性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“**”中,宋时轮被残酷批斗、立案审查。罪状有两条:一是叛徒,二是喝酒,说他“太能喝酒”。批斗时,宋时轮在台上一声不吭,回家照样喝酒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“老子喝酒也是罪?” 宋时轮就是不信这个邪。“李白喝酒不影响作诗,武松喝酒不影响打虎,我老宋喝酒不影响打胜仗,怎么也成了罪状?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“**”中,造反派曾点名要宋时轮揭发陈毅、批判陈毅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“宋时轮,你当过陈毅的参谋长、警备司令,对他最了解,你说吧,陈毅有哪些反动言论!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正直刚烈的宋时轮愤怒地瞪着造反派,怒斥道:“你们这是和国民党反动派站在一起,国民党反动派没有打倒陈毅,你们也休想!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于是他遭到了造反派的围攻,有人质问:“宋时轮,你今天是不是有意和陈毅站到一起挨批?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宋时轮昂首挺胸,不紧不慢地点着头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批斗结束一回到家,宋时轮就大声唤叫夫人:“拿瓶酒来,今天我有幸同老首长站在一起挨批!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1976年9月,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的宋时轮处境困难,但仍然密切关注党和国家的重大事务和发展前途,并为之深感忧虑。据他身边的同志讲,他这期间顿顿喝酒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宋时轮利用学术调查的名义,派秘书深入部队了解各级干部情况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秘书回来向他汇报:“我是单独找一些首长了解的。在大戈壁滩或空旷的地方交谈,他们说了心里话,上有苍天下有地,人们心中涌动着一股岩浆,迟早要喷发。我们部队已经到了该站出来的时候了,不能再等下去了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  听完汇报,宋时轮立刻兴奋不已,他拿出酒,说道:“你有功,我要同有功之臣干两杯!”接着,一老一少,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“好,我这就去找叶帅!万一叶帅或我出了什么事,你必须赶快离开北京,找许世友,告诉他,上山打游击!”将军语重心长发自肺腑的话令秘书刻骨铭心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没多久,一帮老战友又再一次聚集在宋时轮家里,桌上好几瓶茅台一扫而光。他们激动不已,老泪纵横。因为这时,埋在党内的祸根——“四人帮”被揪了出来,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他们,沉浸在10月的胜利之中……


       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首页】 【回到顶部】